跟幸福宝一样的软件

卫夫人脸上难掩惊讶之色。她表情有些呆怔的接过银票,不必细数,单看那厚度,足有几千两。

怎么可能?

卫暖玉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银子?

她便是再得卫老夫人偏爱,卫老夫人也不会给一个小姑娘这么多银子的。再说,卫老夫人向来贯彻女儿家可以娇养,但不能富养,不能养出个不知柴米油盐的小姐。所以卫家三个女儿,手中银子都不多。便是逢年过节,也不过包个十两八两银子红喜袋(红包),卫老夫人断然不会暗中给卫暖玉这么大笔银子的。

这么多银子,卫夫人自然不能诬蔑暖玉是偷来的。便是偷,也要有地方去偷啊。

暖玉今天之所以带了银子过来,不必多说卫夫人自然是知道其意的。

言下之意,她这个当主子的有银子,所以秋莹那一百两银票,是出自暖玉之手。

事情真伪卫夫人心中明白,便因为心如明镜所以暖玉来了这么一出,倒真叫卫夫人不知如何应对了。她自然可以强词夺理,说是那银子确是秋莹从账房窃的,还可以一意孤行的送官法办。这种下人盗取主家银子的官司,秋莹便是侥幸不死,也得被剥层皮。

可是卫夫人不由得想,卫暖玉为什么拿了银票来给看。

而不是直接去找卫老爷?

如果她直接去找卫老爷,以如今卫老爷对她的看重,也许便直接开口勒令放了秋莹呢。

为什么?

钢琴与美女

卫夫人难得的用起了脑子。一想之下,只觉得一定是卫暖玉还留了后招,这小丫头行事越发的无法无天,如今因为一个卫暖玉,她们夫妻关系越发的冷淡。初时卫老爷和她闹脾气,卫夫人根本没在意,以为他会像以往那样,不过气上几天,便自己找台阶下了。成亲快二十年了,哪次卫绪林生气,她都从未像别的女人那般做小伏低的去哄过,反过来,每次都是卫绪林来哄她。

卫夫人认为,这次也不例外。

却不想这次卫绪林气性这么大。

他们夫妻二人已经许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。上次在瑞雪轩,他冲她发了好大一顿脾气,后来她不计前嫌,还追了上去告诉他……她晚上亲自下厨。其实她哪里会下厨,这么说不过是做个低头的态度。

这在卫夫人来说,已是极限了。

可是卫绪林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,随后扬长而去。

当然,那天晚上他没有出现。

那一刻,卫夫人才有些害怕起来……便是卫绪林再是个软弱无能之辈,好歹也是一家之主。

如果他以后都像如今这般对她不理不睬的,她岂不成了个笑柄。

所以这几天卫夫人开始想办法和卫老爷化解僵局。

可是卫老爷这次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打定了主意不理会她……卫夫人这人向来心高气傲的,伏低做小佯装温婉,一次两次还可以,她一连几天都如此,可换来的依旧是卫老爷的冷脸,卫夫人心中的怒意便发作了。

在她看来,这一切都是因为暖玉引起的。

卫老爷放了话,不让她对卫暖玉出手。

那她想个法子,治一治瑞雪轩的丫头不算犯了忌讳吧。

昨天拿下秋莹后,卫夫人以为暖玉一定会立时来讨饶的。如果暖玉登门,她早已打定主意便当着暖玉的面,重重打秋莹一顿,让她干看着,却毫无办法。也让那些暗中帮卫暖玉的下人们看看,惹怒她的下场是什么。

只是……

剧本明显没按卫夫人的构思发展下去。

卫暖玉拿着一沓银票来了。然后告诉她,她不过是给了秋莹一张银票,让她替她买些点心罢了。不过是件小事,怎么就这般兴师动众。

至于为何昨日没来,这时候才来。

暖玉的意思是,昨日账房和管事的捉人捉的那般兴师动众,如果她站出来,当众便揭穿一切。不是显得管事的和账房无理取闹吗?管事的和账房如今可是听卫夫人之命行事的。这么一来,难免会让人觉得卫夫人这主母夫人当的不称职,会给卫夫人脸上抹黑的。所以她才隔了一*夜,悄无声息的来解释。也省得闹的人尽皆知。

暖玉这说一出,卫夫人忍气忍的几乎破口大骂。

Related posts